◆朱彤展示用于科考的穿戴式动态心电记录仪。 新华社

头痛、失眠、疲倦、呼吸困难,乃至危及人类生命的高原反应,让人对平均海拔超过4,000米的青藏高原望而却步。

部分人员登6350米以上

初夏时节,年近花甲的中科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,来到海拔5,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营,参加「巅峰使命——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」,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,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。

为获取一手数据,朱彤和部分科研团队成员,佩戴测量血氧、心电监测的传感器,肩负登山包,拄着登山杖,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。

5,000多米的海拔,人员负重前行,结合这种近乎「自虐」的拉练模式,科考队员要收集自身血样、尿样、唾液等标本,还要测量血压、监测脉搏波传导速度,为后续研究提供样本支撑。

此前,志愿者们从北京出发时就收集一次自身健康数据,然后在 *** 和珠峰登山大本营两个不同海拔地分别记录一次,出于研究需要,部分科考成员会佩戴血氧和心率贴片,还要攀登到6,350米甚至更高海拔高度。

为了获取更多数据,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,200米、5,800米、6,350米、8,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,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。

收集高污染源对身体危害

「与过去不同的是,我们这次强调在极高海拔区域,人类身体会产生什么剧烈的变化。如果在剧烈变化中,人身体再接触到一些污染物,比如说空气污染,那么极高海拔的高寒缺氧和环境污染,会对人体产生叠加效应的伤害。」朱彤说。

「臭氧是一种具有强氧化性的污染物,它在低浓度的时候也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可能会 *** 损害呼吸道和心血管系统。」科考队员、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华乔依说,这次科考是一次难得机遇,可以让团队了解在极高海拔缺氧状态下,高污染源对身体产生哪些深层危害。

读文汇报PDF版面 欧博开户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【特稿】年近六旬亲身实验 探极高海拔人体反应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外媒:拜登本周将与G7领导人讨论进一步对俄制裁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